无障碍声明无障碍辅助工具条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媒体聚焦

“我和警察的故事”:关怀的“盲杖”

时间:2021-02-19 来源: 字体显示:

  初夏的清晨,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敦化市北山早市的街道旁一个摊位挨着一个摊位,宽阔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不时传来叫卖声、讨价声,一派热闹景象。

我推着装满货物的手推车赶到早市,准备到摊位上出摊。正在前行中,突然间车子像是定住了似的,怎么也推不动了。
“咦,怎么推不动了”?我诧异地说。
正在此时,从车前绕过来两个人,一边帮着我推车,一边与我聊了起来。原来他们是正在开展巡防工作的敦化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防控二中队队员董国锋、齐春阳。由于我推着的手推车左摇右晃,他们以为溜车了,就在前面将车顶住,所以导致我怎么也推不动。我告诉他们,我叫白鹤,今年25岁,患有先天性眼盲症,9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后又各自成家,我一直在乡下与姥姥相依为命,姥姥去世后,我便在市里租了房子,一个人生活,好心邻居帮忙进了点小商品到早市来卖,因无法看清道路,所以推的车子才左摇右晃。
 

图为警察“大哥”对残疾人的帮扶

图为警察“大哥”对残疾人的帮扶

图为警察“大哥”对残疾人的帮扶

图为警察“大哥”对残疾人的帮扶

  

  从那天开始,我便多了两位警察大哥。他们经常来帮助我,早晨帮着出摊、晚间帮着收摊,时常还带着家人来看望我,我这个苦命的小女孩从此不再孤单。

   

在六月中旬的一天,我清算了一下这几天的账目,发现钱少了。第二天,我便对董国锋说:“大哥,我昨晚回去算了一下账,怎么不对呢,不但没赚钱,还赔了呢?”。

   

“究竟怎么回事呢”?

   

董大哥当时在心中也画了一个问号,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就特别留意我的这个摊位。

   

“姑娘,这个怎么卖的”一位带着小孙女买玩具的老大娘蹲在摊位前问我。

   

我笑着回应着:“哦,那个10元”。

   

“不对不对”,正巧巡逻到此的董国锋和齐春阳赶忙上前解释:“大娘,这个是卖30元的,她患有眼疾,看错了”。

   

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赔的钱啊。

    从那以后,他们只要一有时间,就来帮着我守摊。

   

雪花夹杂着雨滴散落大地,东北的冬天悄然而至,北山早市进入到“休眠”期,我维持生活的地摊生意也随之“关门大吉”。

   

日常开销上哪找?来年的房费哪里出?平常的药费怎么办?”我坐在屋中一筹莫展。

   

“咚、咚咚”的敲门声,将我从愁绪中拉回到现实中。

   

我知道是两位大哥来了,赶紧去开门。

   

“妹子,看给你带什么来了”?

   

董国锋和齐春阳带着家人,手里拎着米面油、肉和蔬菜在门外喊着。

   

他们进屋后,我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他们还是看出来我有心事。

   

“妹子,怎么了,好像不开心啊”他们问我。

   

“我挺好呀”我心想,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小白啊,今天不仅给你带来些生活用品,还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董国锋一边放下东西一边说。

   

我期待地说:“董大哥,什么好消息,你快说啊!”

   

齐大哥抢着道:“在盲人按摩中心给你找了一份工作,你愿意干不?”

   

听到这个消息后,当时我的心情真的用语言无法表达出来,本应该好好谢谢董哥和齐哥,可是泪水却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大家见状急忙劝到:“妹子别哭,别哭,不想干咱就再找别的活”。

   

我喃喃地说:“大哥,我当然愿意干,你们来之前,我正在为生活问题发愁呢,你们什么都替我想着,你们就是我的亲人”。

   

后来我听董哥说,在我工作后,他和齐哥偷偷地来到盲人按摩中心,想看看我在这里生活的开心不开心,当他们看到我一边跟着师傅学习按摩技术,一边手舞足蹈地跟同事讲述着我和警察大哥的故事时,他俩欣慰地相视而笑。

责任编辑:残联admin[打 印][关闭窗口]